□記者李岩實習生秦一鳴文記者洪波攝影
  核心提示丨渣土車呼嘯而過,間雜有混凝土塊的泥漿沿路大量拋撒,長達百餘米。路邊環衛工甚至還沒看清車牌,車已開到數百米之外了。昨晨4時30分許,繼今年8月2日凌晨首次發生後,這種事再次發生在鄭州市東風路上。
  事件回顧
  本報今年8月4日曾報道東風路泥漿拋撒事件
  ◎今年8月2日凌晨,鄭州市東風路政七街至經三路段路面,突然被一層高40釐米、寬3米、長100多米的黑泥覆蓋。
  ◎8月3日,本報記者沿渣土車拋撒泥漿路線,在附近多個路口探訪,發現大多數路口均安裝有1到3個監控攝像頭。
  ◎據現場環衛工猜測,渣土車應是從東風路轉向經三路向北逃竄。
  ◎8月3日,鄭州市交警支隊相關負責人稱,他們調出東風路(政七街-經三路段)所有監控,以及經三路向北1000米路段監控發現,渣土車行駛畫面並未出現在監控中,無法確認拋撒泥漿的渣土車。
  東風路上再現百餘米泥漿帶
  昨日上午8時20分,位於鄭州市政七街與東風路交叉口東約200米路南的快車道上,大量黃色泥漿已被環衛工用鐵杴鏟起,堆在一旁等待運輸。泥漿帶一直蔓延至經三路口,總長度超過150米,中間夾有預製板等不少混凝土殘塊。受此影響,該段東風路兩個車道被占據,交通擁堵。
  鄭州市金水區環衛機械化清掃服務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環衛工張永志說,昨晨4時30分許,他正在該路段清掃。一輛垃圾車駛過之後,他就聽到路上不斷響起撞擊路面聲音,扭頭一看,這輛垃圾車正不斷往下拋撒泥漿。“我想記住車牌,但根本看不清楚,車速也快,一會就跑遠了。”他說。
  在附近分包路段的4名同事幫助下,50歲的張永志一直忙到8時許,才將這些泥漿鏟成了堆。直到上午9時30分許,現場垃圾才被徹底清運完畢。據悉,今年8月2日凌晨,有一輛渣土車曾在該路段拋撒,形成了100多米的泥漿帶,當天環衛工清理了6個小時。
  通過北斗系統鎖定6輛嫌疑車
  2
  鄭州市金水區環衛機械化清掃服務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班長李福田說,接到張永志電話通知後,他向城管部門進行了報告,但在現場的鄭州市金水區城管執法局高姓副大隊長說,他們接到報告時已較晚,沒能及時追查到肇事車。
  鄭州市金水區城管執法局相關負責人提醒:
  如再遇類似事件,可撥打指揮中心電話0371—63928110,在街頭巡邏的該局夜班中隊隊員將及時獲知情況,追查肇事車。
  高副大隊長說,早在今年8月初該路段第一次發生泥漿拋撒事件時,他們就曾試圖通過交警五大隊調取該路段監控,查找肇事車輛,但發現事發路段並沒有安裝監控設施,給調查帶來難度。
  昨日下午6時30分,金水區城管執法局一名趙姓工作人員通報說,事發以後,他們對拋撒的渣土進行了取樣,並派出工作人員分赴科源路、農科路等附近工地進行渣土比對、檢測。同時,他們也趕到了交警五大隊,希望調取附近監控,但因設備故障,監控視頻暫時無法查看。此外,他們通過鄭州市城管局固廢處,試圖通過北斗衛星定位系統、垃圾處置許可證既定線路等方法,追查肇事車輛。
  負責調查此事的該局執法大隊夜班中隊中隊長牛傑告訴大河報記者,目前已經排查出了6輛涉嫌拋撒泥漿的渣土車,但在接受調查時,6輛車的司機均不承認,“這6輛車都屬於一個公司,我們還在調查”。
  高副大隊長在現場表示,如果查實肇事車情況,他們肯定會對所屬公司進行頂格處罰5萬元。
  類似事件屢發考驗“最嚴”規定
  此次拋撒泥漿事件,不但引發了環衛工的強烈不滿,還讓附近的商戶和市民怨聲載道。
  “為啥兩次大規模拋撒泥漿都是在這兒?規定也算夠嚴了,咋就管不住渣土車?”一位沿街商戶說。這位商戶所說的規定,主要是指今年鄭州市政府出台的《建築垃圾綜合治理工作專項方案》。按照鄭州市城管局副局長王潤洲的話說,這是鄭州“史上最嚴”的建築垃圾整治方案。
  按照方案:
  鄭州市新整合而成的23家清運公司都須對車輛進行密閉改裝,作業時對車體進行全密閉覆蓋。8月底全部完成改裝。渣土車還須遵守三環以內30公里/小時、三環以外60公里/小時的限速要求。
  對違反規定存在拋撒渣土等問題的運輸企業:
  第一次:城管部門會責令運輸企業停運整頓一周;
  第二次:禁止該運輸企業3個月內在本市從事建築垃圾運輸;
  第三次:禁止該運輸企業半年內在本市從事建築垃圾運輸;
  ※一年內累計發生4次的,將其列入“黑名單”,終身不得在本市從事建築垃圾運輸。
  有市民就此感慨說:“規定只是一張紙,我們還是希望能嚴格執行起來,形成真正的威懾力。”K
  線索提供吳先生稿酬100元新聞熱線96211  (原標題:時隔仨月,鄭州東風路又披“泥衣”)
創作者介紹

photoshop

ft27ftdhi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